職場靈性的操練

有形的修道院生活,故然有它的存在意義和價值,我也非常嚮往修道院式的操練。在歸隱中享受寧靜與專注;在簡單的生活中學習割捨與反璞歸真;在既定的規律中操練恆忍;在共同生活的關係中磨練性情;在安靜中鍛鍊對人對神敏銳之情……這一切都是美好的。但大部分的人是活於「現實」生活中,難於抽身體驗,莫講話一年,甚至乎一天避靜也難。作為參與職場服事的人,也必須回應生活在「現實」中的職場信徒如何在其處境體現靈性生活。我相信職場信徒(基本上應該是所有信徒)的職場靈性操練的基礎是不可將聖俗二分。不只是做星期日的信徒;敬拜不只是留在教堂內,我們的生活和工作就是敬拜,我們的生活、工作處境就是靈性操練的場境。當被人誤解;當功勞被遞奪;當個性氣質不同而產生人際衝突;當面對七十一的工時和非人化的工作要求;當家庭與工作角色出現拉扯矛盾;當游走於灰色地帶………..都可以是屬靈操練,可以是經歷與神同行的經驗。

當今職場神學家Paul Stevens在其著作《上帝的企管學》「深入內在」一課中指出商場(職場)信徒不須放棄生意進入修道院,而是繼續事業,同時進入內心,在基督教靈修學被稱為「兼修的生活」(Mixed life) 。他引述奧古斯丁派作家席爾頓這樣描述:你應該將積極生活,將其中的各種工作,與默想生活的屬靈操練結合起來,那你就會過得很好了。因為你應該在某些時候跟馬大一起忙著指揮與照料你的家眷、子女、雇貞、佃戶,或鄰居。……………另一些時候,你應該跟馬利亞一起,離開世界的忙亂,謙卑地坐在我們主的腳前,在那裡按著主賜你的恩典,進入禱告、神聖的思想,默想上主(p178-179)。

而Paul Stevens亦指出耶穌也沒有過著非常平衡的生活(Balanced life),但衪的確過著有紀律的生活。衪有投入生活與隱退的節奏,而關鍵在於了解我們是上帝所愛,上帝喜悅我們。我們並非做些甚麼才能贏得上帝的愛和認可。

譚沛泉在其《平凡生活與靈修》一書亦提及:不要追求那超然神祕的事,卻要在平凡中發現不平凡。並指出:在耶穌身上,神性和人性交融,世俗和神聖不再割裂。而靈修的操練不應該與現實生活有所衝突或脫節…..靈修的所謂最高境界…..乃在於我們在當下的日常生活中愛人有多深(p140)。

我非常認同Paul Stevens及譚沛泉對現今在職信徒在靈性修持上的解讀。生活於現況,我們必須兼具馬大和馬利亞的精神,在勞碌中享受經歷上主,同樣有些時候我們必須退到曠野去重整與沉澱。而這個曠野可以是退修中心,還可以是辦公室、家中的某角落。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