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心哪,你要稱頌耶和華! 不可忘記他的一切恩惠!」

詩篇 103:2

2022年初丈夫離世後,決定讓自己去一趟三個月的長途旅程,還願之餘,順道探訪居英的妹妹,其中一個想重訪之地是牛津。2010年因丈夫報讀了牛津大學一個課程,於是三口子順道到訪此地並在其中一間學院的宿舍短住了一段時間。對牛津留下非常深刻的印象,十分喜歡這個充滿古典氣息的大學城,相隔13載期盼藉今趟旅程重尋昔日足跡。可是由於2017年腦出血 (容易遺忘一些舊有的事物),又基於那趟行程都是由丈夫一手安排,加上一向對於時間、地點、人物等資料記性欠佳,無法記起當初住過和遊歷過的地方究竟叫甚麼名和怎樣去。對於一個路盲,只憑僅有的印像重遊舊地,如何辨認方向顯得十分困難,不過上帝的引領超越人的智慧、計劃和限制。

原定乘火車由倫敦入牛津,但因鐵路進行維修,只好改乘巴士。當巴士一駛進牛津市 High Street,眼簾的景物讓遺忘已久的記憶重現,第一個片段就是River Cherwell Punting的位置,那就是我們一家三口當年抵達的第一個地點。尤記那些小艇泊在河邊美麗的構圖,我們還乘坐小艇觀看河邊風光,好不寫意!重拾記憶,迎來是一份驚喜。

午餐後,再折返撐艇的碼頭,赫然發現有間小店,店前掛了一幅全牛津大學學院校徽的掛布,突然靈光一現記起我們住過的學院首個字母是K,很快地瞄準了Keble College!心裏驚呼:終於記起來了!如獲至寶般雀躍又感動!心中鐵定會重遊這地!

隨後與住在牛津的友人會面,她展示一幅在某個學院所拍的畫像,叫做 “The Light of the World” ,是William Holman Hunt所繪畫,有關啟示錄3:20耶穌提燈敲門的名作[1]。我帶着不可思議的語氣對她說: 「13年前到訪牛津時,也曾拍過這張畫作,但忘記在哪兒見過,妳在哪裏拍到的?」她表示某天無意間進入一所學院教堂的小聖堂內發現的,至於那間學院,她並沒有刻意記下名字,亦忘了如何重返那地方……….當下只感可惜!

翌日,我和另一位朋友重訪舊日Keble College的足跡,我們沿大街走入小巷,來到Keble College的所在位置,沉睡已久的記憶再次慢慢復甦,眼前刻着Keble College的古樸大木門,仍是那個模樣,當年就在門前與那時只有五歲的女兒合照….

當一踏進學院的大草坪前,眼淚已忍不住淌下來,因為記起從前種種,也因故人已不在,觸景而傷情……….我們曾平躺過的大草坪,仍是那麼青綠;我們坐過的長木椅依然擺放在同一位置,尤記微風吹過小女兒的髮梢,開懷地笑着望向我們的瞬間;還有曾經一家三口住過的宿舍大樓,和在酷似哈利波特格局的飯廳享用早餐都依舊沒變。

然後走進學院的古樸又寧靜的聖堂,憶起原來這曾是我們仨在沒有其他遊客的情況下,叫女兒大獻歌喉的地方,那歌聲彷彿依然迴盪著…..再步入小聖堂,赫然發現那幅畫像就是擺放在那兒…….. 13年前第一次到訪英國,曾被兩間教堂的建築所觸動。第一間是St Paul’s Cathedral, 生平未見過如此莊嚴的教堂,第一次踏足整個人被震懾了,感受到由上帝而來的聖潔和威榮。而第二間,我經常在不同聚會提到,但卻忘記名字,只記得深深被那份純樸和寧靜所吸引,原來這就是Keble College Chapel!

這趟重訪舊地,不單記起Keble College的一切,還有很多出人意外的憶記重現……

  • 記起曾參觀過的博物館 (Oxford University Museum of Natural History) 就在學院正對面
  • 記起下車的總站 (Oxford Gloucester Green Coach Station) 就是當天我們乘車離開的地方
  • 記起朋友帶我們去的總站旁的露天市集,就是我們曾閒逛之處
  • 記起那間媲美大學圖書館藏書的 Blackwell書店
  • 記起嘆息橋在New College 附近……….當然還有牛津市內的其他名勝….

深深體會上帝透過不同的人和事 (而其中就是改變我乘車進入的路線,如非這樣很大可能我不會重返橋底河邊,亦不會因此而記起Keble College,因為學院的所在地是偏離主要街道) ,將我遺忘了的記憶碎片再組合拼湊起來,讓我能有機會好好回味,為過去曾經擁有過的美好片段而感恩。縱然夾雜感慨,但能「記起」是上帝所賜的一份美麗而珍貴的禮物! 對我而言更加是對哀傷的一種醫治。

明白為甚麼聖經常提到「記念」,因為我們無論年老還是年少,健康還是患病,中過風還是沒有,人的記憶是有限的,記憶會隨年月流逝而變得模糊,以致「記念」是那麼重要,透過恆常的「記念」行動提醒我們常懷感恩。同時,稍稍明白為何人到了某個年紀總會重複而囉嗦地「重提舊事」,除了因為忘不了前陳舊賬外,亦因為曾經有過美好而重要的片段。也更深體會依納爵靈修傳統中意識省察的重要,因為回顧 (記起) 幫助我們增強對上帝同在的醒覺,改變視每天生活為重複的慣常而變得更珍視!

上帝昔日對以色列人所說的,今天同樣對我們說:「婦人怎能忘記她吃奶的嬰孩, 不憐憫她親生的兒子呢? 即使她們可能忘記,我也不會忘記你。 看哪!我已經把你刻在我的掌上; 你的城牆常常在我面前。」(以賽亞書 49:15-16 CNV) 縱然有些記憶會淡忘,而善忘的我們,也容易忘記上帝的深恩厚愛,但安慰的是上帝絕不忘記我們!常常記起我們,並將我們刻在祂的掌上!

[1] https://en.wikipedia.org/wiki/The_Light_of_the_World_(painting) 事後在google 搜尋,希望進一步了解此畫作,發現資料其實顯示作品是贈與Keble Colle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