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自然之師

文 章
Winnie
Winnie

三個月的悠長假期最後一個旅遊點是瑞士,這亦是多年前想和丈夫智安去的地方。趁現居加拿大的友人夫婦和他們曾經牧養過而現職牧者的姊妹計劃到當地旅行,我便毫不客氣地加入隊伍。

瑞士確實是一個美麗的國度,湖光山色真的叫人怦然心動!多得他們的安排,所以我在毫無壓力和不需苦惱於編排行程下遊歷不同的地點。包括瀑布村、蘇黎世、Interlaken湖區、少女峰、首都Bern,還有Engelberg、Zermatt……雖然沒有刻意安排,但順道也訪尋韓劇《愛的迫降》拍攝的場景 (哈哈!我是名符其實《愛的迫降》的忠實擁躉 )。

旅程中有不少奇遇和經歷是超出我們的計劃,而這些發現比原先行程更令人動容和滿足。例如,驅車往Zermatt途中,在Bellwald Muhleback (Goms)發現一條媲美 Panorama Bridge Sigriswil 的木吊橋,通過吊橋來到一個正常遊客不會到的村莊,那裡住著經營咖啡店的退役奧運金牌瑞士滑雪選手Patrizia Kumma,退役後她並沒有擔任滑雪教練,反而鑽研針灸,不知是否為了一直支持她的患癌爸爸。此處也坐落了瑞士最古老的建築物,並遇上「隱世」藝術家……

又例如經B&B老闆介紹參觀歷史悠久的Grand Hotel Giessach和觀賞臨近酒店正對面全瑞士最美麗氣勢磅礡的 (Giessach) 瀑布,讚嘆上帝創造的奇功!相信老闆完全不知道這就是《愛的迫降》其中一個拍攝場景呢!對我們也是意外驚喜和收獲!

除此之外,旅程是一個媒介,讓人更認識自己,也帶來屬靈的洞見。其中一程是登上少女峰,到達4000多米時,只差45分鐘的路程便可抵達遊客能到的最高點,原希望能再進一步「攻頂」,可惜發現自己身體狀況出現異常,舉步為艱。若比起之前的我,定必堅持到底,然而心知不妙,加上同行的朋友亦感不適,故此,大家決定接受限制折返。之後才發現是高山症狀,若當時勉強繼續,可能後果堪虞。而那位年輕的牧者, 則挑戰自我,最終完成目標。攀山好比現實生活,每人的狀況和面對處境不一,究竟是要接受限制,還是迎向挑戰,都需要辨別所決定的方向和採取的行動是基於害怕失敗而逃避,還是因為自我膨脹或比較而盲目向前衝,抑或想突破自限而擴張境界。

另一個非常深刻的體會是去看Matterhorn(即是瑞士三角朱古力那座招牌山峰)的過程。據悉當太陽映照山峰時,會變成金黃色,故此,我們帶着期待想看到它的美艷。但可惜當日陰天,煙霧瀰漫,基本掩蓋了整個山頭。雖然如此,我們還是心有不甘,在山下村莊來來回回等完又等,終於等到雲霧消散了些許,拍攝到模糊影像。

第二天清早再嘗試搜捕奇景,我們驚喜雲霧開始散去,瞬間拍到山峰出現。旁邊的遊客問是否Matterhorn,我們肯定的回應:是!然而,最終發現原來我們所見的是Matterhorn前面的小山,是「山仔」而非「山老竇」本身 (註1)!對照相片,此山根本不同彼山,真是被「矇騙」了。這個經歷有很深刻的反思:

  • 我們非常熱衷想見Matterhorn的真貌,又或拼命追求一些我們想要的東西,但對於渴慕見上帝面的熱切程度是否如一呢?
  • 山的真貌會被雲霧掩蓋,有時人生的境遇也是一樣,挑戰、困苦、艱難像是雲霧,讓我們認為上帝不在了祂消失了。但其實祂並沒有不在場,祂仍在,並穩如泰山的在我們生活裏頭,只是我們心靈的眼睛被矇蔽了。
  • 信仰的歷程中,有時我們以為所看到的是真相/真像,但原來我們看錯了,原來真像在後頭,尤如看到「山仔」而非「山爸」一樣。我們會否誤將某些東西當作上帝?我們所認識的上帝是我們自我的投射,還是讓上帝呈現祂自己呢?最好笑的一點是,因四周都是美麗山峰,不知那座才是Matterhorn,當天我便詢問酒店職員,他引領我到酒店大門前遙指酒店正前方的就是了,只是山峰被雲霧遮蔽罷了!但其實他所指的卻是錯誤位置!我們在信仰路上是否成為被誤導的人,甚至是誤導者呢?正如我們告訴旁邊的遊客所見的「山仔」是「山爸」一樣!

原來上帝會藉大自然之師教曉我們很多東西,而旅行並非純粹的觀光,卻是洗滌心靈和學習之旅。


註1: 相片是瞬間拍到的,Matterhorn就是高高的那座山,而我們第二天朝早誤認了前面的「山仔」。

Subscription For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