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主的沉默共在

在一次退修營中,譚沛泉老師邀請我們與在生和去世的親友再次聯繫起來,逐一道謝,然後說再見。透過這個練習,讓我們可以以澄靜的心,對未了的人和事學習放手。過去十多年間的熬煉,加上痛失老弟和父親,這些痛,我先前以為過度了。但原來這些痛卻慢慢引我進入屬靈的黑夜。驚覺我原來只靠賴自己的正面思維和能量去維持我的信仰,然內心一早已對上主的慈愛抱有懷疑,甚至去到否定祂的邊緣,想拔腿而逃。可是基於做了三十多年的信徒,沒有勇氣承認自己的軟弱之餘,捨棄信仰亦是件極具艱難的事~難於面對江東父老!這些年是久延殘喘地生存,以一個 “假我” 活於人前~外表 “好好”,但內裡昏暗無光。隱隱潛伏地問:你為何這樣苦待我?為何你在我最傷痛處不在場?靈裡的陰溝,時兒浮現,時兒隱藏。

 

透過這個練習,我 “再遇” 老父和老弟,在畫面中我傷痛和哀哭,我不捨,我難過,我懷念。突然,耶穌出現了!我不是經常出現圖像的人,而靜觀也不是靠賴圖像,但那刻就是出現了。在意像中主耶穌並沒有說任何話,祂只是從後頭和丈夫一起環抱我,又靜默地待在我旁。我不知道這是不是由於心底的渴望,以至於出現這種圖畫,但這幅圖像卻消解內心的疑惑,甚至是一種醫治。過去,我察覺或感受不到上主在我傷痛時臨近我,甚至乎直覺祂捨棄我。但透過這一幕,深深地發現上主並沒有離棄,祂只是沉默地待在我旁,祂明白我的傷痛。作為輔導員,當我面對傷痛者,對他們而言,所需要的不是喋喋不休的意見,或滔滔不絕的安慰話,而是透過同在表示明白。噢!上主也同樣用這種方式呈現祂的共在。但另一方面,我需提醒自己容許上主以不同的方式與人相遇,作為有限的人,不能局限無限的主及其無限的可能性。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