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言》的編輯對我說:「我知道你很忙,請你以500字講講你對香港這刻的感受。」我用說笑的態度反問了他:若不忙,是不是要寫3000字?

逃犯條例所引發的風波沒完沒了,在敎會裡有黃絲也有藍絲。當看到有人被打至頭破血流、在街上途人互相指罵、有朋友在群組裡面選擇退出時,心𥚃都產生不安。有一回途經太子港鉄站時,看到擺放在地上的鮮花、途人站著默禱的神傷,彷彿行進了個路天的靈堂,心裡頓時間悲從中來。

多個月來警民的對恃,互不信任越來越加劇。對於作為基督徒而言,我不想問需要站在那一邊,或者那一邊更有道理,因為撒旦正正想我們對立,這一刻我更想如何能扮演復和者的角色,深知這時候基督的愛更顯珍貴。無論是甚麼人,在這場運動中,人的心傷透了,多少人也説從來沒有見過香港這個局面,多少人對港府失望。

特別這個時候,有很多機會散佈仇恨,很多情況可以產生對立,但因果千絲萬縷,很多時候我們都不能看到事情全面,這件事凸顯我們的有限。尤其在受傷受困者前,我深深體會人的軟弱、在很多事情上都無能為力,與很多人分享時都説看不見出路,這一刻是不是提醒我們更要靠近父神?昔日中國信徒在受大壓迫的時候,反而更珍惜主的説話、相聚的時刻,以致中國信徒倍增。

正當這段期間,經歷姊姊患上末期癌症,面對死亡只差一小步。這大半年,由正常到被癌細胞吞噬,瘦得只有四十公斤,經歷幫她寫下平安紙的心靈掙扎,也經歷由希望到失望,再由接受到珍惜餘下的日子。在撰寫對她感謝之言時,經歷了縱横交錯的幾十年,體驗到渺小與親情。我看見今天香港很多人的傷口正在淌血,在電視機前慨嘆香港怎麼變成這樣!

求主使我們在人群中珍視由袮犧牲的愛所延伸的兄弟姊妹「情」,在傷痛處學效倚靠袮得平安,在仇恨中播種愛。

20191013

 


Winnie:

面對動盪的社會,智安就是有一顆丹心,不將茅頭指向與自己政治視野不一樣的人,而是將焦點回歸信仰的基礎。這並不等於他沒有自己的政治立場或是非不分,而是在教會群體下,看見實踐信仰的重要。

202212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