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從來不認為我的生日有甚麼大不了的事,但若然請我吃一頓佳餚,那也是一件美事。 今年 (2020)因為疫情,我還是一個人留在香港,未能和家人共渡生辰。當人過50歲,時間似乎過得特別快,尤其這幾年間。由計劃遷回澳洲,經歷搬屋、買房子、親人一個一個地離開,日子過得更是飛快。但因留港工作,多了獨處時間,增添了不少空間去思考。

我經常對學生們說:以終為始(Beginning with the end in mind)。「終站」對我來說明顯不過。最起碼,我的工作生涯開始倒數,這讓我更珍惜剩下的日子,尤其是有關承傳的議題更是重要。在這段時間裡,尤對學生、對下一代、對近親的晚輩有一種特別的感受和使命感。這一代,需要更多的關心和引導,因為這幾年我們經歷這代人前所未見的艱難,所以除了真理,還要求上面所賜的智慧,以致我們不會虧負承傳的職責。

 


Winnie:

今天(7月12日)是智安的生忌,想到如何好好的紀念他,或許這一則他寫於兩年前的生日感言正好再次迴盪著他的心願和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