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謝妳我的好姊姊淑愉!

小時候媽媽要在外工作,妳就在家扮演管家的角色,手下只有我與妺妹,但妳都待我們不薄。媽媽安排我們在同一中學念書,記得有次我剛入中學不久,在小息時妳買了一個飯團給我,現在想起來都很暖心,不過,忘記有沒有正正式式多謝妳小時候的關照。初中時,妳每次的成績都是名列前茅,但我總是「包尾」,我拿起妳的成績表,每一科作比較,慢慢我追上來了。還記得嗎?我們是在同一年大學畢業,我留在香港念大學,你則過了台灣念大學,我還與妹妹專程飛到台灣參加妳的畢業典禮,在這些的日子𥚃,留下很多快樂的回憶,多謝妳在這些歲月裡與我一起成長。

有一件事給我很深印象,那一年到英國留學,還是第一次離鄕別井,過了不多時候已經産生郷愁,在那個沒有手機的年代,只能拿幾個硬幣在宿舍的電話亭,打電話回香港解解鄉愁。有一次回到宿舍,看到一盒寫有我名字的東西擺放在信箱旁邊,連忙把盒子帶上樓拆開,內裡有公仔麵、回鍋肉,還有一大堆的零食,原來是妳從香港寄來的,那次的喜悅到今仍然歷歷在目,三十多年過去了,這份驚喜和被關愛,仍然暖暖的留在我心中,再次謝謝妳的心意。

畢業後妳在一間美資公司工作了一段時間,可是妳最終還是選上在敎會事奉,我深知妳心底裡就是那位奉獻兩個小錢的婦人,就是這樣妳幹到患病前的一刻。不知從那時候開始,我們起了相同的中國心,有一年,在祟拜時我分享要裝備自己他朝到中國去,妳說要嫁到中國,就這樣神安排我們行在不同的路上,在不同的崗位上有不同發揮。雖然回家路上並不一定是衣錦還鄉,但在神的角度𥚃妳已是配得稱為最忠心又良善的僕人。姊姊,謝謝妳!

寫在妳身後

以上是寫在十月時份,當時妳身體仍可以坐起來及説話,恐怕沒有機會在妳生前表白而寫下對妳的感謝。今天是寫於妳過身後兩個星期,腦海裡仍然想多留一些對妳的回憶。回想起來,妳是我在兄弟姊妹中最親的一個,因為我們在同一小學、中學及敎會成長,雖然成長後各自有自己的家庭和生活圈子,但只要有家庭聚會,我們都暢談甚歡。

自小妳就身體虛弱,妳有不少次暈倒的情況。還有一次驗出妳有疑似癌細胞的病,最後都一一過渡。妳把心力放在家庭,不單是夫家、父家及自己的家庭都扮演好一個維繫者的角色。在記憶中,妳在不同階段都有要好的朋友,有時候妳會帶他們到家中,總是見妳笑聲不絕,往後的歲月裡,在妳身邊都有𣎴少知己良朋。熟悉妳的都知道,妳其實身兼父職,努力幹活之餘還照顧一對兒女。但妳並沒有抱怨,生活裡雖不容易,但妳也是一個懂得從中尋找樂趣的人。因為妳的坦誠交心,所以妳身邊總有很多姊妹傾訴。在神手裡各人有不同的份,妳深知自己的份也努力演好當中的角色。

在患病的十一個月裡,妳絲毫沒有想過放棄。初期還可以緩慢地吞進流質食物,但漸漸地這個動作也不行,只能用胃喉,儘管進食時妳形容有如吞玻璃,妳仍努力嘗試,沒有放棄。八月時妳得知癌細胞復發,標靶藥物也起不了半點功效時,妳把餘下的生命交在神手裡,甚或當妳身體虛弱到連起床都不能時,妳仍盡力打點一切,特別是妳對一對兒女的安排上。女兒已經出嫁,但妳在抱恙之時仍為小兒買了金頸鍊與手鐲作為日後結婚之用。但最後妳也把這些事放手,不單自己的病情,還把兒女交在神手裡。

去年我家回流澳洲,在閒話家常時,不時談及與妳家庭一起去這處去那處,如今都沒有機會了,心裡有很多不捨。仍記得妳在患病初期見醫生時,當從醫生口中得知妳的癌細胞有多凶,或者妳要做的手術有多大,頓時間見妳淚流滿臉,那刻都感受到妳的驚惶與傷痛,如今一切都止息了,再沒有痛苦與眼淚,妳可安安靜靜的在主懷裡,見到媽媽與妺妹,盼望有朝我們在天家再聚。

弟 智安

20191216


Winnie:

想必智安已與淑愉重聚,再次感謝她曾為他所做的美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