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着這個香港,你還抱希望嗎?

近幾年政壇的聲音,再正確一點是爭拗之聲此起彼落。周遭的朋友或多或少都受着工作所帶來的壓力壓到透不過氣來,有的有自殺傾向,有的有抑鬱病,有的考慮第二次移民,大多香港的前景不抱樂觀。在悲觀中,仍有一批來港的中國大陸同胞,問題是在資源上激起了競爭,但只眼看政府的無能……….

面對如斯境況,基督徒又如何作出回應呢?我還能希望世界如何?我仍是抽離的回應還是行動的證明?到底神在亂世當中如何行使祂的主權?這並不是今天獨有的問題,我們可以透過二次世界大戰基督徒的反應作為探索:

  • 德國的基督徒面對自己的政府明顯不合聖經原則,他們的反應如何?潘霍華以個人立場對納粹政權作出批判,教會的立場又如何呢?
  • 美國初期對本土的人不公平的侵略,基督徒在不合聖經原則如何作出回應?
  • 英國參與二戰的基督徒以怎樣的態度打這一場仗?

2014年10月

 


Winnie:

這段文字寫於「佔中」期間,8年過去,壞的變得更壞,我們還可寄望甚麼?唯一的答案相信心裡有數,但願我們在這亂世中重尋個人和教會群體的召命,以致有力回應。

202212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