悼念智安

4th August 2022  (For Chan's extended families, and especially for 飛飛•  for 志信 )

 

最近明報刊登一則法庭 新聞, 主人翁是和我父親同年去世的女士,
她兒子今年打官司控訴醫委會 不准他投訴主治他媽媽的主診醫生, 主診醫生用了當年最貴的藥治療這位肝癌病人, 不幸的是, 病人在我父親肝癌病逝後 一個月亦同樣去世(嘞)。
想到這九年間,世上的至親,總共五位睡著了 according to the meaning of cemetery, cemetery 是我們的 sleeping place, 在病痛中求生乃人之常情, 作為病友的至親 可奮力作戰, 可提早停戰,兩者並未為 過,
藥物競賽有如世運作賽,往往冠軍只有一個, 這位悲痛的兒子為到母親賽事中落敗 憤而挑戰賽果, 對他是好過一點, 但是對我來說 是心裡回首難過,
我家從來沒有想過要用貴藥,
戰敗一刻同樣難過,

睡了的人和未睡的人,
同盼望能睡能起,早睡早起應該 not applicable 一次了。

睡得香甜的人盼望能起來。 我未準備入睡, 已睡的家人會說:聽朝起身見

不是裝鬼弄神, 如果家人對我說明早見, 我會答: 明早見。

D. Ch.

Top crossmenuchevron-dow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