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反照人的軟弱

讀教會歷史,尤如我們讀任何中、西,甚至聖經所描述的以色列歷史一樣,總經過興衰起落。因人性的敗壞與自我,互相撕殺毆鬥起義,朝起朝落,循環不斷。每逢回顧宗教改革這段歷史,都會徒添幾分慨嘆。當中毀譽參半,我們不能否認改革帶來的正面影響,亦不必過分視之為洪水猛獸,否則,現今我們可能還是仰賴教宗的祝福多於上帝本身。但從歷史鑒戒的層面,確實給我們不少提醒。面對歷史流傳下來的負面影響,感喟是: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歷史提醒我們不要自以為義/自以為是,站在所謂的真理高地批判異己者,並視之為異端。因高舉自己的純正,連對方美好的東西也剷除淨盡。因為自以為正統,而泯滅人性。原先前人留下美好的遺產,惜因人的仇恨短見,一切灰飛煙滅。多年前曾經到訪中國嘉慶,那裡有教堂,有修道院,但因為民革,因為宗教逼害,都變成頹門敗瓦,十分凋零。實在感到無限唏噓!

靜觀是一直在基督新教中被遺忘的傳統。這美好的傳統為何失落了?為何宗派之間為了維護自己所謂 「純正」,連對方優良的部份也都摒棄?昔日猶太人因著自以為的義和宗教集團利益而罔顧真理殺害耶穌,但我們並沒有從中糾正過來,反倒歷史卻不斷地重演宗派的「批鬥」。假使有一日,我們這實踐靜觀的人用同樣的態度為咱們的信念,甚至傳統護航,卻忽視他人的 「好」,我想這便是群體成長的警號和危機。

早年成長自地方教會,也到訪過浸信會、禮賢會,宣道會算是落腳的地方。曾在其他地方旅居和生活過,不多不少也認識當中宗派的差異。一方面,感謝神給我機會拓闊對教會的視野,但另一方面,我亦發現,人的眼光依然狹隘(包括自己)。當然相比十多二十年前,宗派與宗派之間算能共融,但異己之心仍然存在。

除了宗派與宗派之爭,宗教與宗教之爭,都是令人十分沮喪。常視對方為仇人,口誅筆伐,甚至以宗教名義進行清洗及強暴之所為。可能我仍帶有一些歧見,對於某些宗教的信念,我仍不能苟同,不過不至於視對方為仇人。當反覆思量:「我們在天上的父」時,就體會到「他們」也是我的弟兄和姊妹,我們都是同根生。

面對宗派與種族的仇恨,心裡總是戚戚然。尤其最近烏克蘭與蘇聯、英格蘭與蘇格蘭、中國與鄰國、伊斯蘭國與西方國家之間,甚至連小小的香港政局也面臨瓦解……退修期間,早上致電女兒,她告訴我剛才新聞報導又有西方記者和義工被武裝份子所殺。當下我只應了一句:「真殘忍!」沒有太大的情緒反應。但當參與共融祈禱,唱著《我的心平穩安靜》時,我的眼淚就滑落了。因為我想到那些受害人的處境,想到他們的母親和家人,想到人性的殘忍,想到這個不穩定的世代……..我甚願他們(包括那些激進的武裝份子)和我的靈魂同在神的保抱中,安然歇息,止息一切仇恨。

這個經驗,讓我稍稍體會隱修士如何能在退隱中可以感悟世人的痛苦而為他們祈禱~~在靜中看透世情,帶著憐憫,祈願神的愛泯滅冤仇。

一方面有感於人性的殘暴,但另一方面,也慶幸人性有其光輝的一面。想到被害的人沒有顧存自己的安危,而進入危險之地,為的是了解真相,為的是服事,就能瞥見耶穌的影子。就如那個拾栗子的老人,他名不經傳,但卻滿有神的光輝。是的!從前我風聞有你,現在透過人的善行與愛的割捨,我親眼見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