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奶術後有感

腦血管瘤的手術終於完成,雖然手術前試過打針豆嘗試多次不成功、手術後動脈傷口破裂引致腹膜內出血及需輸血、拔掉針豆時因吃了薄血丸而流血如注,但都經過了!

曾經在香港公立醫院做手術,對比今次在澳洲公立醫院的經驗,確實感受當中的分別。分別不單在於醫護人員與病人比例的差距、環境舒適度、飲食餐單有選擇、公立之名卻有私家之實(例如:自費獨立電視,不過對於需要休息的病人這種設備可免則免),而是這些不同背後的人性化和政策。不論在深切治療部、加護病房,又或是普通病房,護士「隨傳隨到」,噓寒問暖,以人的需要為首位……….醫生會留診直至術後穩定,主動和細心告訴你病情狀況,預告何時可與家人會診,不用苦等多時都不見蹤影。

說實話香港醫學水平一流,醫護的專業技術應該是世界的頂尖,例如所做的微創手術,香港比澳洲先行多年,又例如依開段的描述,相信香港醫術一定不會有這麼多「蝦碌」。也非常欣賞上次在港做手術期間醫護的服侍,親眼目睹在忙碌中仍頂着千斤壓力苦幹。我深信每個醫護(做得這行),不論國籍,不多不少都以服務他人為己任,都存着人性光輝面,可惜因為政策失誤,因為資源錯置,以致讓顯露人性化的空間逐漸流失

作為一個師奶,思想稍為簡單,打個比喻,你要我預備一頓晚餐給客人,同一budget (當然,請得客就不會太過考慮錢的問題),不同人數,便要「睇餸食飯」,落差可由青菜、蒸肉餅,以至龍蝦伊面、香煎羊架,還可以飲名酒之別。人少少當然招呼周到,人多就會手腳亂。為了食得好,又想盡地主之誼,當然要銀倆加碼,最好還有個「好煮得」的姐姐幫忙,要不然就得要減少邀客人數,以求優質服侍 (聖經說:吃青菜彼此相愛,強如吃肥牛彼此相爭。在此不適用)。道理很簡單,一塊餅一個人食,當然肚滿腸肥,但同一塊餅過百、過千、過萬,甚至過百萬人爭食,僧多粥少,試問怎能不會骨瘦如柴?香港醫療現實是技術到位,但資源不增,使用人量卻有增無減,根本應接不暇,結果是醫護suffer,病人suffer,整個社會都suffer!唉!無奈!最悲哀莫過於「米飯班主」視而不見,聽而不聞!又或者他們如耶穌所言:聽是聽了,卻不明白,錯用方法,沒有對症下藥,故此,頭痛醫頭,腳痛醫腳,沒有找出根源所在。要知道頭痛可能是個心出問題,腳痛可能是免疫系統有毛病呢!

另一個想法是:心水清都知,放得人來港,背後動機無非想香港內地漸進式大混和,聰明的在位者都會預計有中港矛盾,我也並非贊成全然禁止內地人士來港,因為試問那一位沒有內地親友?但何不老老實實承認,並大大方方的撥備資源?卻在矛盾中製造多一重矛盾呢?作為師奶的我,實在很難理解!!

能享受澳洲的優質人性化醫療,感到慶幸之餘,也為香港的狀況而痛心!更為在艱困中仍緊守崗位的醫護人員致敬!

Top